潘小嘎

哥哥饶命:

风继续吹

我劝你早点归去

你说你不想归去

只叫我抱着你

悠悠海风轻轻吹冷却了野火堆

我看见伤心的你

你说我怎舍得去

哭态也绝美

如何止哭只得轻吻你发边让

风继续吹不忍远离

心里极渴望希望留下伴着你

风继续吹不忍远离

心里亦有泪不愿流泪望着你

过去多少快乐记忆

何妨与你一起去追

要将忧郁苦痛洗去

柔情蜜意我愿己取

要强忍离情泪

未许它向下垂

愁如锁眉头聚

别离泪始终要下垂

我已令你快乐

你也令我痴痴醉

你已在我心不必再问记着谁

留住眼内每滴泪

为何仍断续留默默垂

风继续吹不忍远离

心里极渴望希望留下伴着你

风继续吹不忍远离

心里亦有泪不愿流泪望着你

过去多少快乐记忆

何妨与你一起去追

要将忧郁苦痛洗去

柔情蜜意我愿记取

要强忍离情泪

未许它向下垂

愁如锁眉头聚

别离泪始终要下垂

我已令你快乐

你也令我痴痴醉

你已在我心不必再问记着谁

留住眼内每滴泪

为何仍断续留默默垂

为何仍断续留默默垂

为何仍断续留默默垂

安格尼斯的楼诚文集

安格尼斯:

👀  :目录很长很长很长,有文1,000,000字+++,请耐心翻阅。


看到有的亲帮我整理,很感谢,但是!请不要主观的擅自把其中的一些章节给删除了,无论是什么理由!


楼诚文写到现在,一百多万字,基本都是十几万字的长篇


每一个故事都有承上启下的完整性,莫名其妙给我删除几章,恕我实在无法接受,你可以有各种理由不喜欢不收纳,但是请不要擅自改动别人的心血,尤其是长篇文被挖掉一块,我真的无法理解,请尊重故事,尊重作者,谢谢!


正在连载、已经完结的,全部HE,现整理如下,欢迎转载:


文很多,很长,但我可以保证的是,你看过之后不会后悔,并且心情会超好。




完结系列:


男朋友系列一:(已完结)


[楼诚衍生][凌远x李熏然]男朋友吃醋怎么哄?


[凌远x李熏然]男朋友生病怎么哄?(上)


[凌远x李熏然]男朋友生病怎么哄?(下)


 [凌远x李熏然][男朋友生气怎么哄?](上)


[凌远x李熏然]男朋友和我,出柜了?(男朋友生气的后续)


[凌远x李熏然][谭宗明x赵启平]男朋友受伤了怎么办 


[凌远x李熏然]男朋友受伤了怎么办?(下)




婚前婚后第一部:(已完结)


婚前婚后 01


婚前婚后 02


婚前婚后 03


婚前婚后 04


婚前婚后 05


婚前婚后 06


婚前婚后 07


婚前婚后 08


婚前婚后 09


婚前婚后 10


婚前婚后 11


婚前婚后 12


婚前婚后 13


婚前婚后 14


婚前婚后 15


婚前婚后 16


婚前婚后 17


婚前婚后 18


婚前婚后 19


婚前婚后 20


婚前婚后 21(完结)


番外1 h下载更新


婚前婚后第二部[谭赵]肉番外(上)


(此番收录于婚前婚后第二部中)




婚前婚后第二部:(已完结)


婚前婚后 第二部 01


婚前婚后 第二部 02


婚前婚后第二部 03


婚前婚后 第二部 04


婚前婚后 第二部 05


婚前婚后 第二部 06


婚前婚后 第二部 07


婚前婚后 第二部 08


婚前婚后 第二部 09


婚前婚后 第二部 10


婚前婚后 第二部 11


婚前婚后 第二部 12


婚前婚后第二部13


婚前婚后第二部14


婚前婚后第二部15


婚前婚后第二部16


婚前婚后第二部17


婚前婚后第二部18


婚前婚后第二部19


婚前婚后第二部20


婚前婚后第二部21


婚前婚后第二部22


婚前婚后第二部23


婚前婚后第二部24


婚前婚后第二部25


婚前婚后第二部26


婚前婚后第二部27


婚前婚后第二部28


婚前婚后第二部29




婚前婚后第三部:(已完结)


01 02 030405


06 07


8、[谭赵]婆媳战争


9、[谭赵]教科书般的调情page1


10、[谭赵]聊斋?呵呵…Too young too simple!!!


11、[谭赵]你妈重要还是我重要?


12、[谭赵]爱爱被长辈发现怎么办?


13、[谭赵]结婚大作战(上)


14、[谭赵]结婚大作战(中)


15、[谭赵]结婚大作战(下)


16、[谭赵]赵启平保卫战


17、[谭赵]男朋友装病怎么哄?


18、[谭赵]霸道总裁私会俏医生


19、[谭赵]男朋友生病怎么哄?


20、[谭赵]男朋友生病还撩骚怎么办?


21、[谭赵]男朋友病中撩骚又作死怎么办?


22、[凌李/谭赵]男朋友刚开荤怎么办?


23、[谭赵]单身派对


24、[谭赵|凌李]撞见好友和他男朋友爱爱怎么办?


25、[谭赵]提前的新婚之夜


26、[谭赵]鸡飞狗跳的婚礼


27、[谭赵]婚后第七年 1


28、[谭赵]婚前婚后第三部 28


29、[谭赵]醉酒之后


30、[谭赵]赵医生的哄人教学 第一课


31、[谭赵]婚前婚后第三部 31


32、[谭赵]吃醋风波(上)


33、[谭赵]吃醋风波(中)


34、[谭赵]吃醋风波(中2)


35、[谭赵]吃醋风波(下)




婚前婚后第四部:(已完结)


12345


67891011


12、[凌李]酸酸甜甜的初恋倒计时


13、[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上)


14、[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中)


15、[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中2)


16、[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下1)


17、[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下2)


18、[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下完)


19、[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还没完)


20、[凌李]可爱小警察和帅比院长的幸福生活(再来一发)


21、[谭赵|凌李] 霸道总裁一夜情转正 帅气院长独爱隔夜菜(上


22、[谭赵|凌李] 霸道总裁一夜情转正 帅气院长独爱隔夜菜(中)


23、[谭赵|凌李] 霸道总裁一夜情转正 帅气院长独爱隔夜菜(下)


24、[谭赵|凌李] 总裁求爱惨遭拒 小警察约会前遇险(上)


25、[谭赵|凌李] 总裁求爱惨遭拒 小警察约会前遇险(中)


26、[谭赵|凌李] 总裁求爱惨遭拒 小警察约会前遇险(下)


27、[谭赵|凌李]小夫夫们的幸福生活(上


28、[谭赵|凌李]小夫夫们的幸福生活(上2


29、[谭赵|凌李]小夫夫们的幸福生活(中)


30、[谭赵|凌李]小夫夫们的幸福生活(下)


31、[谭赵|凌李]小夫夫们的幸福生活(下2)


32、[谭赵|凌李]小夫夫们的幸福生活(谭赵完)


33、[凌李|谭赵]小夫夫们的幸福生活之李警官的钓鱼执法(上


34、[凌李|谭赵]小夫夫们的幸福生活之李警官的钓鱼执法(中


35、[凌李|谭赵]小夫夫们的幸福生活(凌李完)




男朋友系列五:(已完结)


《男神与泰迪熊》蔺晨x陈亦度


男朋友系列六:(已完结)


《我和粽子有个约会》胡八一x萧景琰




如需购买已经完结的男朋友系列的本子,戳👉  淘宝链接 




正在连载:


1、【ABO楼诚|凌李|谭赵|庄季】《上错床 嫁对郎》


前情目录:12345678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2930


31323334353637383940


41424344454647484950


51525354555657585960


61626364656667686970


71727374757677787980


8182、8384、8586、87888990、


9192、93949596979899100


101102103104105106107108


109110、111112、113114115、116、


117118、119120、121122123、124


125126、127、128


本文《上错床 嫁对郎》预售链接


2、【ABO蔺靖】琅琊天书 1 初遇 new~!


3、新的小短篇:【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4、新坑:【凌李】Ftutre & Past






babybluei:

GMM连续三周持续屠狗……

就你们两画风不一样,人家一本正经的秀恩爱,你们非得一边互相伤害一边秀恩爱……很有意思吼?

我吃了你们的狗粮还不行嘛!

晚睡强迫症2.0:

快看这三张动图,krist这孩子让singto哥操碎了心啊,哈哈哈

KA 争吵

波瑠:

假期还有一半的时候,Kongphop去了清迈,白天出去和他在清迈的朋友玩,晚上回Arthit租的公寓等他下班。


这是一种新的模式。
早上在男朋友温暖的怀抱里醒来,晚上回家开门就被他搂住黏上来,Arthit感觉像在做梦一样,一个人住的时间也不算短了,直到现在才真正有家的感觉,这样的日子说真的,他永远不想结束。
Kongphop则感到新奇,早上送走Arthit后,他帮他收拾房间,就像当初第一次踏入学长房间时那样,他观察着学长房间里的陈设,收集线索描绘他现在的生活状态,于是,很快就又想念他了。
他发现Arthit还是和以前一样,房间有点乱乱的,喜欢漫威模型和漫画,那把吉他也还挂在墙上,唯一不同的,大概是他现在有了新的朋友圈——他经常提起他部门里的朋友,还有一个有点奇怪的人,非常照顾他的前辈,P'Van。


其实Arthit也没有很频繁地提起他,他们也没有过分频繁的联络,但是当他出现在他们的话题里时,Kongphop就感觉到不舒服,至于原因,他现在突然明白了,Arthit提起别的朋友时,都是成帮结伙,比如今天和谁谁谁他们几个一起去吃饭玩了什么游戏,和他们去唱k他们都夸他之类的嘻嘻哈哈的事,而提到P'Van,Arthit是像现在这样,一脸崇拜的,单独讲起他,多半是正经事,他讲起这个很帅又很优秀的前辈,讲他非常照顾他,给他很多指引,比如现在他倚在Kongphop身边给他讲的就是,P'Van提示他公司上层存在各个派系,又是怎样暗潮汹涌,初出茅庐的Arthit根本看不出这些,也不很在意,但是他很感谢这位前辈,他说知道这些是为了提醒他,避免触犯一些禁区遭受波及。


“P'Arthit,你就这样在我面前夸别的男人吗?”语气酸酸的,Kongphop伸手揽过了身边喋喋不休的人,用力捏了捏。
“哈哈怎么?你吃醋吗?”Arthit听出了自己男朋友酸酸的话,但并没有在意,出言调戏他。
“是啊!”
没想到得到的是肯定而坚决的回答,Arthit愣了一下,还是没当回事,继续没心没肺地说:“那我也要夸,P'Van真的是个很好的哥哥啊~”
“嗷嗷真是的,P!不要老是叫那个名字!!”Konphop真的受不了了,听见Arthit用软软的声音叫那个名字,还叫他哥,就气得想撕枕头,他使了些力气按住他翻身压上去,狠狠堵住了那张惹祸的嘴,手也有些发狠地去扯他的睡衣扣子,气死了,他要干得他只能叫出自己的名字。
“…喂!你…你又发什么疯!…”Arthit被这突如其来的走向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沉沦了,Kongphop很少对他这样粗暴,急三火四的,他带着些邪气和调笑的眼神撩得Arthit心脏狂跳,也激起了他一些原始的征服欲望。还蛮喜欢让他吃醋的,Arthit毫不示弱地迎上小狼狗渴求的,充满占有欲的目光,有些坏心地想,拉过他的衣领再一次啃了上去。
于是,打一个巴掌给一筐甜枣,虽然一开始是被欺负的,但是到后来Arthit也丢开了别扭,叫了一晚上他的名字——"Kong"。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直到Kongphop真正见到了那位P'Van。
 
雨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从Arthit公司门口的屋檐上簌簌地落下,Kongphop收了伞站在屋檐下。他来接Arthit下班,这是他第一次出现在他们公司,他穿戴整齐,站在门口,等着他的心上人。
可是,当他终于等到Arthit出来,他看着Arthit身边有人为他开门,他们一前一后地出来,Arthit笑得露出甜甜的酒窝,眼睛里的星光一下子暗淡了。
“嗷!Kong!你来怎么也不告诉我?”Arthit看上去很高兴,快步走到了Kongphop面前。
而他身后的人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一副热情友好的样子,跟着Arthit一起过来了。
“嘿,Kong,这位是P’Van,是我公司的前辈。”Arthit率先给Kongphop介绍。
“呃,P’Van,这是Kongphop,是…”
“你好,Kongphop。”还没等Arthit说完,这位P’Van就抢先往前迈了一步,跟Kongphop打了招呼,直视着他的眼睛,笑容可掬。
“你好。”Kongphop有些没反应过来,他还在想,刚才Arthit要怎样介绍他。Kongphop认真盯着这个亲切微笑的人,可是他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睛里并没有笑意,他想,他可能是猜得到他们的关系的。
Arthit有点尴尬,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要怎样介绍,会顺嘴说出是男朋友吗?还好P’Van没有让他说完,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觉得气氛有点尴尬,Arthit先开了口:“呃,P’Van,那我们就先走了,谢谢你说送我。”
“好,不用客气。”P’Van语气温柔,也冲Kongphop点点头。
“那,再见,P’Van。”
Arthit转身要走,却被人搂了一下肩膀,但很快就松开了。
“再见,暖暖。”叫Van的男人撑开伞,率先走进了雨幕里。
Kongphop看见了,看见了刚刚他搭在Arthit肩头的手,轻轻摩挲了一下,也看见了,他临走时带有挑衅意味勾起的嘴角,也听见了,他知道那个小名,他叫他暖暖。
Arthit也有点愣住,虽然这位前辈问过他的小名,但是他是没有叫过的,只是说很可爱。他抬眼看着面前的Kongphop,莫名有些心虚,他觉得自己应该撒谎说没有小名的,他应该把这个特权留给Kongphop。
于是,他讨好般的,去拉Kongphop的手腕,却非常意外的,被眼前的人用撑伞的动作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Arthit意识到了一些不对,他侧头看向身边帮他撑伞的人,发现他的脸色比头顶的天空还要阴沉。
“…Kongphop?0062?”
“嗯。”
Arthit一直试图找话,可是Kongphop并不回应,他有些紧张,他觉得Kongphop的眼睛里不再是繁星满天,而像是在酝酿着狂风骤雨。
他们可能要吵架了,Arthit难过地想。


沉默着回到家,还是Arthit试探着先开了口:“呃,Kong,对不起,我不应该告诉P’Van那个名字的。”
“他知道你有男朋友吗。”Kongphop沉着脸问了另一个问题,这不仅仅是一个小名的事,他认为Arthit在避重就轻。
“呃,他知道我有喜欢的人。”Arthit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他有点害怕这样的Kongphop,他的眼神从来没有这么寒冷。
“你们讨论过这个问题?”Kongphop的眼神看不出情绪,他有些自嘲地垂下眼睛,Arthit的生活,他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啊。
“呃呃,你干嘛啦,P’Van真的只是一个很好的前辈,像哥哥一样对我的。”那种质问的语气问得Arthit不舒服,他有点生气了,不被信任的感觉让他恼火,他不喜欢Kongphop那样冷地盯着他,那让他有种错觉,他好像根本不喜欢他。
“我说过,你别叫他哥哥。”这仿佛是一个雷区,Kongphop现在非常介意自己年下的事实,他努力使自己成熟,却挫败地发现敌不过真正的客观事实,那位P’Van,看上去就城府颇深,阅历丰富,温文尔雅的外表下暗藏风暴,绝对是个危险的人。哥哥是可以依赖的角色,他总是觉得Arthit不够依赖他,他受不了Arthit被别的人捧在手里照顾,尤其那种绝对是有非分之想的人,更受不了Arthit在别人面前露出那种软萌的弟弟模式。
“没完了是吗?不是哥哥,难道是弟弟吗?”Arthit说完就有点后悔,这话有点过分,他知道Kongphop内心是有点大男子主义的,他一直想做照顾他的人。可是话已经出口了,Arthit不想示弱,他没做错什么,理直气壮。
Kongphop没说话,他偏过头,不看Arthit了,深吸了几口气控制自己,他不想和Arthit这样吵架。
……
彼此对峙了一会儿,Arthit叹了口气,感到心累,不想再和他计较,说到底他只是吃醋了,于是尽量使语气平和下来,跟他解释:“Kong,你误会了,我问过他的,是不是喜欢我。”
Kongphop还是没说话,只是向他投去疑惑的目光。
Arthit有点不高兴,还是忍着脾气继续说:“有时候我也觉得他对我太好了,所以上次他来我家,我就问他了,该不是喜欢我吧,他说‘是啊,大家都喜欢你’。所以你看,不是那种啦。”
这样说自己,Arthit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这在Kongphop看来就像是在回味,还因为他的话害羞,他真的气到发抖了,压着嗓音问他:“他来过这?一个人?”
“是啊,上次我们聚餐他顺路送我回家……”Arthit还在那理直气壮地讲着。


真是要疯了。Kongphop感觉血压都在升高,他不想听了,再听下去他怕自己真的会控制不住拍桌子,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抓过外套向玄关走去。


“干嘛!你要去哪?!”Arthit也站了起来,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一下子又被这小子惹火了。
Kongphop没理他,手都有点抖着穿好鞋,最后拉开门甩下一句:“出去。出去生气。”
门“砰”地一声被摔上了。


滚滚滚。


Arthit气得抄起一个抱枕就砸了过去,可怜的抱枕撞到紧闭的门板后无力地滑了下来。
他气得手心里都是冷汗,又很委屈,不明白为什么他解释过后反而惹得Kongphop更加生气,甚至头也不回地摔门走了。在他的概念里,如果是那种喜欢,是不敢那么随便地承认的,他想起他们还没挑明关系的时候,那种喜欢的感情,是隐秘的,是沉重的,是不会被当作玩笑话般轻易宣之于口的。所以他才会觉得,P’Van只是拿他当弟弟,他对他好,只是来自前辈的亲切照顾。
他看着变得空荡的房间,生kongphop的气,生自己的气,生所有人的气,他又抓起手边一件Kongphop的衣服,用力甩了出去,可是当事人已经走了,arthit像怎么哭闹也没有人关心的孩子,疯狂烦躁过后只剩下脆弱和悲凉。


Kongphop迅速带走了他自己制造的风暴中心。
他不能再待在那个房间里,不想事情愈演愈烈,不想对Arthit吼出来,不想那样伤彼此的心。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阵雨过后阳光很好,可是他的心里却仍阴云密布。
那个P’Van居然单独来过Arthit的家,甚至是在他之前!他们还在他家里讨论那种问题…他现在无比痛恨这个心机深重的男人,那样回答Arthit,听起来像是调笑,可是实际意义上却是肯定回答,也可能他并不想认真,只是喜欢暧昧,但是这更让Kongphop生气,他一想到P’Van那种笑里藏刀的表情,就恨得咬牙切齿,他狠狠地捶了路边的树一拳。
他也生Arthit的气,气他完全没有危机意识,怎么能让这种危险分子单独进他的家!也气他天真,对这种人就应该防微杜渐,离得远远的,永远不要搭理!
说到底,他最生自己的气。徒然而生出一种自卑情绪,那位P’Van,客观上讲真的很帅,眼眸深邃,游刃有余,有领袖气场,却又笑得平易近人,从头到脚,甚至连他精致的袖扣都散发着成熟的魅力,Kongphop嫉妒,他觉得他自以为的成熟在那个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就好像拼命成长也追不上一个本就站在山顶的人。
他想造一座宫殿把Arthit藏起来,阻挡一切觊觎他的牛鬼蛇神。
 
不停的胡思乱想让Kongphop感到疲惫,最终他还是想到Arthit。他累了,想回到他的身边,自己不成熟也好,不够强大也好,他是arthit真正的男朋友,他们不应该因为一个外人而自乱阵脚。他太傻了,他想起自己刚刚摔门出来,Arthit应该会气到炸吧,他后悔了,他又想起Arthit还没吃饭,他奔跑着原路返回。


Kongphop有些心虚地转动钥匙,开了门。摔门出去时的气势全然不在,他轻轻换好鞋子,小心地迈过被Arthit扔得满地的抱枕和衣服,把从楼下买的炒饭放在餐桌上,有些紧张地向Arthit走去。
Arthit正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听见开门的声音暗自松了口气,但是从Kongphop进门就没看他一眼,他还在不爽,冷着脸盯着电视屏幕不理他。


“P'Arthit,对不起…”Kongphop走过来,蹲在了Arthit的脚边,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歉,他仰头看着Arthit,像一只乞求主人原谅的大狗狗。
Arthit还是没理他,他不想这么快就给他台阶下,老子不是你想发火就发火,想哄好就能哄好的。
“P…对不起,我吃醋了,不应该对你发火的…”Kongphop有点着急,他单膝跪了下来,手覆上Arthit的手背,握住他冰凉的手。
Arthit斜他一眼,抽出了手,说了一句别碰我,音量没有很大。
这并不可怕,倒像是给了Kongphop鼓励,他自动把那句“别碰我”翻译成“快抱我”,起身蹭到Arthit身边,轻轻抱住了他。
哼,没那么容易的,你想摔门就摔门,想和好就和好。Arthit不为所动,不推也不回应,拿起手边的遥控器换了个台。
Kongphop有点自暴自弃,他任性地想,他就是弟弟,就要撒娇。于是他死皮赖脸地搂住Arthit的脖子,掰过他的脸腻腻地亲上去。
怀里的人开始推拒,躲着他的唇,却躲不开,小狼狗对他穷追不舍,每亲到他一下都说着对不起。终于,一直躲避的人停止了乱动,Kongphop捧住了他的脸,一下一下轻轻地吻着,却在想加深这个吻时摸到了Arthit眼角冰凉的液体。
他一下子慌了。调整了姿势把Arthit用力抱进怀里,轻轻顺着他的背,心疼得也红了眼圈,他想着刚刚把Arthit一个人留在家里的时候,他该有多委屈。


哭个鬼!Arthit气自己没出息,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了,刚刚无处发泄的生气和委屈像滔天的洪水终于冲垮堤坝,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他用咳嗽掩饰抽泣,哽咽着止不住轻轻发抖。
他第一次看到Arthit这样哭,Kongphop紧紧抱着他安抚,自责又后悔,一直忍在眼圈里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好像用了很久,Arthit慢慢冷静了一些,使了力气推身上的人,想要站起来。
眼睛红红的小狼狗却不放手,带着重重的鼻音问:“去哪?”
Arthit瞟了他一眼,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梗着脖子说:“出去。出去哭。”
“不要了,就在这哭,好吗?”Kongphop破涕为笑了,重新抱上去。他的学长记仇时也是极其可爱的。
“…那你也是,以后就在这生气。”Arthit愤愤的,揪起他男朋友的衣服狠狠擦了擦鼻涕。
“好…”


云收雨歇,两个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吃饭。
“喂,跟你说个事,P'Van要调到海外分公司去了,过几天我们部门要聚餐。”
Arthit戳着饭,还带着别扭说。
“嗷,那真是恭喜他了。”小狼狗翻了个白眼,有点开心,嘴上还是说着酸话。
“当面恭喜去,你跟我一起去。”Arthit不看他,自顾自地说出命令,又把叉子伸过去,叉走了对方盘子里的一块煎蛋。
“P…”
像喝下一大口热牛奶,热热的暖流灌进Kongphop的心里,让他心口发烫,炸起的毛彻底被捋顺了。
他的学长从来不让他受委屈。


“Kongphop,我不会喜欢别的男人,我到现在也没觉得自己是gay。”
Arthit放下叉子,看着Kongphop的眼睛严肃地说。
“P'Arthit…我也是。”Kongphop突然明白,为什么Arthit对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没有戒备,他根本没感觉,也不会想到那里去。他突然就安心了,心也完全明朗了,他明白Arthit意有所指,却还是想逗他说出来:“那别的女人呢?”
“不会💢…”
“别的猫呢?”
“别的狗呢?”
“狗的话只喜欢你这一只行了吧!”Arthit红着脸,抓起桌上的纸团用力丢了过去。


————END—————


想写吵架,于是就写狗血的吃醋梗惹,于是想求教大家,除了吃醋还有什么能KA生气的事啊,lo主恋爱经验不足又好糊弄hhh,想不到什么特别严肃的生气点额,求回应,求点拨XDDD


 
 
 

幻光暖焰

金小妖:

♠.这篇比较长 不过一发完结
♠.让一下让一下 车来了
♠.前戏吃藕的长 进去就拉灯 你们上的可能是假车


————


看着桌上冷掉的饭菜和便利贴,Arthit挫败的抹了一把脸,原本饿的难受的胃里,现在更是翻涌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灼烧感。


这是这个月第几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了,推开门发现桌子上是Kongphop做的饭菜,便利贴上总是那句「P'Arthit回来一定要好好吃饭 太晚了我会赶不上火车 先走了 下次再见吧」。


明明是自己跟他联系说可以见面,却总是失约,新工作的专业学习,临时的加班,突然需要修改的设计,和客户的沟通,甚至是经理扔过来一个邮件,他就不得不得打电话给Kongphop取消见面。


从曼谷到华欣并不是几个轻轨站的距离,换做别人,一定会很火大的吧,偏偏Kongphop总是温柔的说着‘P工作比较重要,我的话没关系的,自己也可以搭车回去,P不用担心我。’


自己这样的男朋友真的太糟糕了不是吗?可是Arthit也对现状无能为力,他们上次见面是多久,一个月前吧,圣诞节的时候,那天他俩正好都放假。


社会人就有社会人的难处,自己不可能丢下工作回来陪Kongphop,而Kongphop也有他自己的工作,这么说可能会太现实,虽然爱情一开始是浪漫的理想主义,到最后都会世俗化,特别是随着岁数的增长,需要在意的和追求的都会开始变得不在简单。


想他吗?当然想啊,可是被工作消磨殆尽的自己,每天回到家都是一身疲惫,比起花时间精力去想他,更想的是跟他通个电话之后快点睡觉。


热着饭菜,Arthit进浴室冲了个澡,出来原本想给Kongphop打个电话,却因为客户的一封邮件耽误了,他讨厌休息时间还要忙工作,却只能认命的打开电脑开始和客户沟通。


嘴里咖喱蟹的味道让Arthit胃里一阵恶心,他突然觉得自己嘴里咀嚼的并不是蟹肉,而是Kongphop每一次给自己留下便利贴后,关上灯的失落。


他从来不会跟自己发脾气,从来都顺着自己,有时候真的觉得Kongphop很奇怪,很难过的时候,也只会说‘没关系’,而自己明明知道他心里真正的想法,却假装他好想真的没关系似的。


总有那么多的借口,他很想见自己啊,去见一见他吧,可是假期对不上,晚上下班太晚没时间,明天可以早点下班但是好累啊,客户请吃饭不去不太好,设计还是再改改吧……


Arthit把脸埋进胳膊里,不想理会不停弹出的消息提示,此时此刻,Arthit厌恶极了总在工作的那个自己。


躺在桌上的电话振动了起来,原本以为是被自己晾在一边的客户打来的,结果一看名字Arthit整个人都紧张了,嗖的一下接通了电话。


‘嗷,P'Arthit你回去了吗,接电话这么快。’


听到Kongphop声音的那一刻,Arthit胃里翻涌的恶心感顿时烟消云散“嗯,在吃你做的咖喱蟹。”


‘要多吃一点哦,P'Arthit你工作那么辛苦,今晚也早点休息吧。’


知道Kongphop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打算和自己多聊,Kongphop一直都是自己最初认识的那个Kongphop,心思细腻又总为自己考虑,这样让Arthit莫名心疼“Kongphop。”


‘嗯?P'Arthit要休息了吗?’


Not曾经说过,能被Kongphop这种人喜欢,是一种幸运,因为他的喜欢总是付诸于行动的,会让你感受到被爱着,被惦记着,也被珍惜着,事实也是如此“不是,我想说你最近忙吗?”


‘最近还好,我才进公司不久,还算轻松,不像P'Arthit那么累。’


“Kongphop,你想我吗?”这样直白的话自己很少会说,所以电话那头的人惊讶的缄默了几秒,听着Kongphop的呼吸声,Arthit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


‘想啊,我啊,好想见你啊,P'Arthit。’


“可是我最近很忙没时间。”关掉设计页面,Arthit开始编辑着请假邮件,我也很想你,所以啊,我们见面吧。


‘没关系,P'Arthit。’


说什么没关系,为什么就不能在坦白一点。


也许自己并没有资格这么要求,但是Arthit突然就觉得有点生气,有问题的明明是自己,听到Kongphop说‘没关系’的瞬间,却很不舒服,你是蠢吗?这么惯着我,这么的……喜欢我“嗯,你也快睡了吧,我也要休息了。”


‘好的,晚安,P'Arthit,还有,我爱你。’


“嗯,晚安,拜。”能感觉到Kongphop语气传递过来的不安,极力掩饰后还能被子里发现,这可真是糟糕,所以说自己真的是个失败的男朋友,让自己的男朋友这么的患得患失,到最后心疼的还是自己。


大口的解决了咖喱蟹,搞定了一来二去的邮件,工作室那边也总算是给他批了一天的假期,Arthit吸着Kongphop给他买来的粉红冻奶,亲了一口手机屏幕上的Kongphop,内心对自己翻了个白眼,明天要抱着真人亲个够本。


昨晚有些亢奋而晚睡的Arthit,在上午打了一上午的瞌睡,下午刚到下班打卡的时间,Arthit就收拾东西脚底抹油的跑了,回了一趟家,换掉西装,把大背头的发胶洗掉,任刘海随意的耷下来。


Arthit并没有制定过多的约会计划,因为他真的没有那样的精力,他定了一家Kongphop公司附近的酒店,他不想要别的,只想和Kongphop待在一起,没有工作,也没有其他人,两个人就好。


走进酒店电梯的瞬间,Arthit突然有些紧张,太久没见面,还是近乡情怯他也不清楚,手里握着手机编辑着消息。


————


Kongphop正在陪同事挑选送给女朋友的礼物,就收到了Arthit的信息。


[抱歉,Kong你能到HoloLens酒店2104号房去帮我取个东西吗?我朋友带了东西给我,但是他赶时间要走,我过两天去找你,你在给我。]


HoloLens酒店就在他附近,他现在下班后也没事,立刻回复了Arthit他马上就可以过去,看到Arthit说会来找自己,这让Kongphop有些高兴,毕竟真的非常想见他。


P’Arthit换了工作不久,工作室都是非常有资历的前辈,P’Arthit经常会说在那样的环境下,压力非常大,他如果松懈了就会拖同事的后腿,而以他的水平,要做到团队满意真的需要非常多的努力。


所以P’Arthit申请了专业学习,连周末也要去上课,因此变得非常的忙碌,甚至错过了他妈妈的生日,虽然自己帮忙转交了礼物,却能看出阿姨有些失望。


自己说着‘没关系’,其实是害怕给P'Arthit增加负担,怎么可能没关系,只有Kongphop自己明白,每次穿过两个城市,却等来一句‘抱歉’让自己有多不安。


这种焦灼却无力的现状让自己很踌躇,彼此都不再是学生,工作后经济的自由也带来了很多束缚,他们可以计划一次远途旅行,却很难在随心所欲的见面,Kongphop知道这都是因为Arthit的新工作才产生的效应,可他依旧为此苦恼着,他的男朋友已经很辛苦了,而自己那些情绪,只会给他平添不必要的烦恼。


喜欢他也不能帮到他任何的忙,这真的让Kongphop很迷茫。


泰国已经进入雨季,曼谷的天色暗的早了许多,Kongphop看着观光电梯外的街景,心里一怔,那种思念而见不到的心情,就像抹不开的阴云,遮住了他的太阳。


手指轻敲着电梯楼层按钮,直到红色的提示灯消失,Kongphop叹了口气走出电梯。


2110……2108……2106……2104。


Kongphop按了门铃,拿出手机给Arthit发信息告诉他自己已经到了,门打开的瞬间,Kongphop消息才编辑了一半,立刻双手合十准备问候,却在看到屋里的人瞬间愣住了。


如果你想念的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这将会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


Arthit一个人待在酒店的时候,有设想过Kongphop见到自己会有什么反应,不过,其中可不包括站在门口发呆这一项。


此时此刻Arthit反而有些犹豫,倒不为什么,只是觉得自己让他等太久了,这种反应让他说不出的心疼,自己喜欢他啊,所以舍不得这个人有一点点的受伤,想到他因为自己才会这样,Arthit整个心都揪了起来。


“Kongph……”


Arthit被这个拥抱撞的没稳住退了好几步,换做平时,自己肯定会吼回去,不过现在,他想这也是他需要的。


酒店的感应门自动关上了,Arthit盯着门背后贴着的情侣人偶贴纸笑着蹭了蹭Kongphop的肩膀,他有告诉过Kongphop吧,他很喜欢Kongphop身上TF FOR MEN的香水味。


“P'Arthit。”Kongphop似乎还没有从Arthit的‘惊喜’中缓过来,他叫着Arthit的名字,鼻尖蹭着Arthit慢慢变红的耳廓。


虽然在一起好几年了,不过Arthit依然很容易因为Kongphop的行为羞赧,他安抚似得拍了拍Kongphop的后背“你先松开我。”


按理来说,一般这种情况Kongphop都会丢掉他成熟稳重的一面,露出他粘人又厚脸皮的年下男友模式,但是Kongphop意外听话的松开了Arthit,这让Arthit有些诧异的瞪大眼睛看着Kongphop。


“P'Arthit。”Kongphop看着眼前人舔了舔嘴唇,他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在自己面前露出他柔软的一面真是让人喜欢到不行,Kongphop笑了一下,低头凑近Arthit的脸,鼻尖蹭着Arthit的鼻尖,看着眼前人惊慌的模样作势要吻他,Kongphop承认自己有点恶趣味,看着Arthit乱转的眼睛,一脸的想要躲开自己,又想跟自己接吻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Arthit向后仰着,手却不由自主的缠上了Kongphop的脖子,他在心里腹诽着自己没出息,却不敢直视Kongphop的眼睛,从他认识Kongphop开始,他就知道这个人的眼睛是很危险的,里面对自己的情感来的太过赤裸又蛮横。


“P'Arthit,你再往后仰,我就要抱不住你了。”Kongphop的手在Arthit敏感的后腰抚摸,后者突然整个人绷紧了身体,Kongphop轻笑一声,微微把脸移开一点“嗷,P'Arthit不想跟我接吻的话,那我们……”


Arthit在堵住Kongphop嘴的瞬间,忍不住想要抱怨这个人性格其实非常恶劣,明明自己亲上来就好,非要暧昧的把自己逼到主动的位置。


显然Kongphop想要的并不是一个浅尝辄止的亲吻,Arthit嘴唇贴上来的时候,Kongphop就伸出舌头舔上了Arthit的嘴唇,原本规规矩矩搂着腰的手滑了下去,隔着牛仔裤捏了一把Arthit的臀肉,舌头顺利伸进Arthit想要说什么而张开的嘴里。


所以说Arthit有时候很讨厌Kongphop,试想有一个人对你一切的弱点都了如指掌,并且总能随心所欲的摆弄,而自己还没办法对此生气,哦,严格来说,是跟Kongphop在一起之后就没办法对此生气。


舌头在Arthit的嘴里搅弄纠缠,攻城略地般的接吻方式可够Arthit受的,Kongphop每舔一次上颚他都会发出甜腻的轻哼。


刚开始Arthit后悔进来之后脱了鞋,他必须稍稍垫脚才能亲到Kongphop,后来他发现Kongphop故意不配合自己倾身,而是让自己顺着他的动作仰着头跟他接吻,感觉就像自己在追着他的唇索吻似得欲求不满,Arthit惩罚似的咬了一口Kongphop的嘴唇,结束了这个吻。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嗷~P'Arthit你什么意思。”


收起你脸上得意的表情,Arthit退后两步站在床边双手叉腰,一副当年在学校教头的架子摆了出来“Kongphop,0062,坐下。”


Kongphop忍住没有笑出声,乖乖配合着Arthit的话,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他真想让P'Arthit知道,装凶的时候就不要还用平常的声线,简直可爱至极“P'Arthit想要玩什么?学长和学弟的扮演?”


“你本来就是我的学弟。”Arthit咳了一声,试图掩饰自己被Kongphop的话撩起的心悸。


“我当然是P'Arthit的。”Kongphop知道Arthit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在Kongphop的心里,他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调戏Arthit的机会。


“你这张嘴真是够了。”有时候Arthit真的担心自己跟Kongphop在一起心脏会难以负荷,这个人是怎么做到若无其事说情话的,让人心里痒酥酥的,喜欢的不得了。


Arthit居高临下的看着Kongphop挑起的眉,没等他继续开口,Arthit捧着Kongphop的脸亲了上去。


——————


车走简书:http://www.jianshu.com/p/aad694a83622
简书整个被冻结了 可能是车太多了。。。生气。。。_(눈_눈」∠)_车链接补在评论里了 自己去看吧 心累


——————


一场情事直至华灯初上才结束,中途射三次的Arthit整个人都晕乎乎的泡在浴缸里看着手机,Kongphop坐在浴缸对面,Arthit一只脚搁在Kongphop肩膀上,另一只脚被Kongphop抓在手里,手指挠着白嫩的脚背和小腿。


Arthit回了信息把手机放到一旁的洗手台上“你好了就给我起开,不嫌挤啊,去,打电话让酒店送餐上来,饿死了。”


“P'Arthit……”Kongphop的笑,落在Arthit眼里就一股揶揄的味道,Kongphop握着Arthit的脚踝抬高,整个人压了过去,手揉上Arthit的臀肉“P'Arthit刚才可是‘吃’的都装不下了啊。”


Arthit抬手就是一泼水泼在Kongphop脸上,看到对方眯着眼睛甩着脑袋的样子,Arthit手比脑子快的揉了揉Kongphop湿漉漉的头发,像安抚一只小狗“我明天也休息,你想去哪里吗?”


“抱歉P'Arthit,明天要上班。”知道Arthit特地请假来陪自己,这在Kongphop心里已经足够满足,对于Kongphop而言,Arthit就像太阳一样,照亮着他心底黑暗的角落,温暖又耀眼“P'Arthit回去陪陪阿公和阿姨吧,上个月阿姨生日不是耽误了吗,你回去的话,他们会很开心的。”


“嗯,你说的也没错,那你下了班也到我家去吃饭吧,还有……”Arthit把脚从Kongphop手里抽出来,手指勾着Kongphop脖子上那个玉石的睡莲吊坠“我妈把留给儿媳妇的吊坠都给你了,你居然敢背地里叫她阿姨。”


Kongphop摸着吊坠,笑着摇了摇头,自己会叫阿姨,还不是P'Arthit抱怨说‘妈妈’每次都要问一下是谁的妈妈,好麻烦“待会吃了饭,我们出去买点东西吧,你带回去给阿公和妈妈。”


“不要啊。”Arthit撅了噘嘴,起身出了浴缸,拉过一旁的浴巾擦着身体“明天我回去的时候会买,至于今天,咳,反正我不会出酒店的。”


Kongphop还没来得及消化Arthit的话,后者已经穿上黑白条纹的浴袍跑出了浴室,留下Kongphop一个人止不住扬起嘴角笑着。


想要两个人在一起的心情,就像是撒了满地酒香,轻轻一闻,谁都会微醺。


花了些时间收拾了浴室,Kongphop裹上跟Arthit同样的浴袍,擦着头发走了出去,看着Arthit背对着自己在包里找着什么,擦头的毛巾搭在Arthit肩膀上,也不管还在滴水的头发,Kongphop摇了摇头,走过去用自己毛巾擦着Arthit的头发“不擦干的话,头会痛的,刚才在里面好像听到P'Arthit在说话?。”


“谢了。”Arthit没有回头,只是露出了甜甜的酒窝,手指一张一张的翻着名片夹的名片“嗯,Bright让我找一下之前我工作地方一个客户的名片,不过我也不知道还在不在。”


“想吃什么吗?我打电话叫。”Kongphop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把下巴搁在Arthit肩膀上,看着他微微上翘的嘴角,和可爱的酒窝。


“嗯……有辣的就行。”Arthit空出手揉了揉Kongphop的头“待会给你吹头。”


“好。”Kongphop擦头的手越过脖子,推了一下Arthit的脸,Kongphop亲上了Arthit的酒窝,要不是想着Arthit才洗了澡,Kongphop真想咬一口。


“哦咦!”


“哦咦~”


除了Arthit的声音,Kongphop还听到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P'Plame?”


Arthit看着Kongphop疑惑的表情,拉着Kongphop走到床边,有些近视的Kongphop眯着眼睛看着床头柜上靠着台灯的手机,视频里Plame和Bright一脸揶揄的发出奇怪的叫声,Kongphop立刻双手合十礼貌的打了招呼。


‘嗷,刚才我们好像看到了不该看的,真是抱歉了啊,对吧Bright,我们不是故意不说话的。’


‘对对,那什么……咳,Arthit,你找到了把电话发给我就行,我们就,撤了啊,不打扰你们。’


“再见!”Arthit比视频那头还干脆的挂了,那两个人真是不八卦会死,Bright是女朋友谈的多,分手也快,Plame更离谱,男的女的都OK,已经偏离正常恋爱路线的两个人,对自己和Kongphop在一起这么多年,一直都报以一种十分不解外加好奇的态度,甚至打赌我们什么时候会分手。


“说起来,P'Bright和P'Plame又该请吃饭了,现在是17年了。”最初Arthit接受跟他们打赌的时候,Kongphop有些不太喜欢Arthit拿他们之间的感情去赌,因为在他看来,分手是根本不会发生的事,后来,这反而好像变成了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一种年终活动。


“Tuta上周还打电话问我,他们什么时候认输请客。”其实除了自己和Kongphop这么多年都还在一起以外,他还特别高兴,这么多年,他们大学形成的那个圈子,现在依旧关系亲密,Arthit抽出找到的名片“我给Bright发过去,你去叫吃的啦,饿死了。”


————


头顶样式繁杂的水晶吊灯折射着细碎的闪光,投映在整面落地窗上,碎钻一般的光点在夜幕下,看上去就像是银河星光。


天色虽然转黑,不过时间尚早。


Arthit靠在床头吸着外卖送来的粉红冻奶,Kongphop横躺在他肚子上发着消息,电视里正在直播球赛,解说员的声音听起来激情昂扬“暖暖,待会我同事在附近,要过来一下可以吗?”


“额额,可以啊,有事?”Arthit把手里的粉红冻奶放到床头柜上,顺手拍了一巴掌Kongphop的后背“我是你哥,给我老老实实叫‘P'Arthit’。”


“嗷,痛。”Kongphop撒娇似得蹭着Arthit的肚子,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直到Arthit拿他没办法的伸手顺毛,Kongphop才停下来“说什么‘哥’啊,严格来说,你可是我老婆。”


“都说了不准说‘老婆’了!”Arthit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坐起身掐着Kongphop的后颈,闷死你算了,一天胡说八道!


“喵啊,P'Arthit~我错了我错了。”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比Kongphop更懂得安抚炸毛的Arthit,就像现在这样把他压在床上,仅仅是四目相对,Arthit就会变得安静。


虽然从来就没有对P'Arthit说过,但是从大学时期开始,自己就从未害怕过Arthit的‘凶狠’,在自己心里,P'Arthit就像是一只可爱的猫,虽然伸着的爪子,但我明白,那双爪子下粉红色的肉垫有多柔软。


抱在一起亲了好一会才分开,Arthit看着Kongphop被自己啃的又湿又的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的避开了Kongphop的眼睛,他抓过一旁的粉红冻奶吸着,想起什么似得额了一声“对了,Kong你爸妈明天在公司吗?我中午先过去看看他们。”


“不知道我妈有没有事,我问问吧,我爸不在曼谷,他上周去清莱了,还没回来。”Kongphop现在虽然在自己父母公司工作,但是因为职位悬了悬殊和他在外租房的关系,也不是经常能见到面,再说,他父母那种工作至上的人,就算见场面也不会太温馨。


看到Kongphop盘腿坐在一边发消息,Arthit真是忍不住在心里啧啧两声,当初Arthit就有感叹过,按照剧本来说,父母有钱却对儿子鲜少管教,最后的发展都是养出一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然而在Kongphop却反转的可以。


不过一想到Kongphop家里那些事,Arthit心里都不太舒服,喜欢一个人啊,就舍不得他受一点委屈,哪怕那些委屈在遥远的过去,对自己而言是不可抗力的时间横亘,Arthit也会心疼和内疚,那个感受不到被爱的小孩,能更早一点遇到他该多好,偶尔也会愚蠢又贪心的这样想着。


门铃声打断了Arthit的思绪,两个人对视一眼,就见Kongphop下了床“应该是我同事。”


Arthit一听蹭的跟着一起下了床,有时候Arthit很讨厌自己这点,第一反应总是掩饰他和Kongphop之间的关系,Arthit并不羞于启齿他和Kongphop是情侣关系,也不是害怕别人得知自己喜欢男人,说不上是害羞还是下意识,总之他反应过来已经这么做了。


门打开的瞬间,Arthit甚至想躲进厕所,不过犹豫间门外的女人已经看到了他,并且跟他打了招呼,Arthit只得硬着头皮回礼,看着女人在自己和Kongphop之间来回打量的目光,Arthit尴尬的摸着后脑勺笑了笑。


女人看向自己的那种眼神,Arthit再明白不过了,Kongphop这个人从大学时期就莫名的有异性缘,甚至在他当上教头后,很多学妹来参加活动的理由不是跟‘SOTUS’制度有关系,而是因为‘Kongphop教头实在是太帅了’,当然,这种情况并没有因为毕业而有所缓解,反而那些职场女性,比学校的学妹更加生猛,不用说了,这女的喜欢Kongphop是肯定的了。


Kongphop接过女人手里的袋子道了谢“我现在把钱给你吧,P'Fanny。”


“没关系,之后再给也行。”Fanny对于眼前的情况有些摸不着头脑,当Kongphop把酒店地址发过来的时候,自己几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只是为了确认自己喜欢的人是不是有了女朋友,而现在,酒店房间出现的居然是一个男人,这谁?朋友?还是说……Kongphop是gay。


“多少钱?P'Fanny,P'Fanny?”Kongphop叫着突然走神的Fanny,他其实并不喜欢这种被人暗恋的感觉,从入公司就表明过自己有情人,但是因为Arthit不太喜欢对外公布关系,公司的人从没看自己带女朋友来见过,就一直当那只是自己不想太早谈恋爱的借口。


“嗷,抱歉,那个N'Kong,那位是……”


“……额,P'Arthit,这个是我同部门的姐姐,Fanny。”Kongphop原本想给了钱就把人送走,Arthit对公开略显抗拒的态度,促使Kongphop每次介绍他都会如鲠在喉。


“P'Fanny,P'Arthit是……我的……”天知道Kongphop多想见到每个人,都能对他们说「这是我的男朋友」,真能那样,就像M说的一样,Kongphop的尾巴都会摇断。


“学长。”


“男朋友。”


Kongphop几乎以为是自己嘴快说出了「男朋友」,大脑卡壳了两秒钟后,反应过来是身后Arthit说的,说不上是窃喜还是兴奋,Kongphop抑制不住的笑了,回头看到Arthit说完之后有点慌乱又强装自然的模样,Kongphop恨不得把这个可爱至极的人,拆入腹中。


“Kong……你,喜欢男人?”Fanny有些不可置信又小心翼翼的问着,他并不介意同性恋,虽然自己喜欢Kongphop,不过那也只是自己的事,如果Kongphop有了喜欢的人,自己也早点整理感情。


“我是喜欢P'Arthit,他是男人,我也喜欢而已。”Kongphop从来不担心周围会有流言蜚语,在感情的世界里,他是一株向日葵,他只为太阳而活着。


“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这不是很好吗,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我们每天摩肩匆匆,又有多少人能找到不期而遇的喜欢,地球上有几十亿人口,能找到彼此,在Fanny看起来是何其有幸的事,也不知道是单身太久,还是年纪越来越大,很多时候,Fanny都会悲观的想,自己可能再也遇不到相爱的人了,世界那么大,而位置只有一个,太难了不是吗“这里一共800猪,小票在袋子里,你可以自己看看。”


“好的,P'Fanny等一下,我给你拿钱。”Kongphop提着手里的袋子放在小茶几上,走到床边去摸裤兜里的钱包。


“你买了什么了?”Arthit闻到一股淡淡的调料很重的肉味,鼻子嗅了嗅,走到小茶几边,拉开口袋“腊肉铺?腊肠?”


“嗯,阿公之前不是说想吃家乡的腊肠和腊肉铺吗,P'Fanny去广州参加她姐姐的婚礼,就拜托她带了一些回来。”Arthit的阿公是中国人,一直对家乡的腊味很怀念,上次Kongphop过去看望阿公,还跟Kongphop说嘴馋,想吃腊味,但是泰国买不到地道的。


“哦咦,是我阿公嘴馋啊,我来给钱吧。”说着Arthit就要去拿钱,被Kongphop抓住了手腕拉住。


“没关系P'Arthit,我来吧,那也是我阿公啊。”


“可是,算起来,应该我给的。”


“我拜托P'Fanny买的,所以我来付才对。”


Fanny靠在门上,看着越说越近的两个人撇了撇嘴,算了,我还是走吧,站着莫名其妙好像在被逼着吃狗粮的感觉啊,Fanny退了出去,拉过门“那什么……N'Kong,你把钱打到我卡上吧,我就先走了啊。”


关上门的Fanny连电梯都没等,冲进旁边的楼梯间就一口气跑到了下一层去等电梯。


嗯,怎么说今天也得知了一个秘密,好想跟公司的人八卦一下啊,不过不知道Kong是什么意思啊,啊啊啊……有秘密鲠在喉真是难受,不行,发个消息问一下Kong可不可跟人说他有男朋友这事吧。


————


夜色渐深,Arthit打了几个哈欠后,催着Kongphop睡觉了,他本来就嗜睡,Fanny走了之后,两人又擦枪走火的做了一次,Arthit现在浑身又酸又乏。


“明早我会先去上班,P'Arthit醒了给我发个消息知道吗,我过来接你。”Kongphop撑着头给趴在床上的Arthit揉着腰,Arthit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一只被撸毛的猫,半睡半醒间发出可爱的气音。


在Arthit心里,Kongphop对他的喜欢,从大学时期就一直没有变过,就像星光落在海面,温柔逆行,像风吹过麦田,心弦柔软,Arthit时常在想,如果爱情真的有模样,大概就是眼前这个人的模样了吧。


看着Arthit翻了个身,面对面的看着自己,Kongphop挑了挑眉,他喜欢Arthit的眼睛,是那么的纯粹,就像晦暗中一簇渺小的光芒,却照彻了Kongphop整个世界。


Arthit抬手摩挲着Kongphop的脸,一瞬间,涌上心尖的安定,让Arthit莫名的感动,可能再也找到一个人有他对我这般的好,能抚平我心头褶皱,能给我一个确定的未来“晚安,Kong,还有,谢谢你。”


Kongphop拉过Arthit的手,放在嘴前温柔的缱绻的亲吻着,我才是应该说感谢的那个人才对,感谢你给我机会爱你,感谢这颗小太阳在我手心安身“晚安,我的太阳。”


岁月无声,像是天际寻不到尽头的黑夜,而你指尖的暖意,终会点燃这幻光暖焰,成为我生命里炽烈而耀眼的光芒。


————


这对真是太腻了 突然想写rps 狮子暗恋王慧侦那种 狮子那种浪漫主义的人 超级适合「请把手指给琴键吧 嘴唇给我一吻」这种莎翁情怀
你里慧侦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傻子 霸着他哥 撩着他哥 喜欢他哥 却不是爱情的喜欢
嗯……我就想想。。。毕竟我是个攻控 又不太想狮子委屈巴巴的暗恋。。。

最爱的超人

一千零一页:

讲真啊我没想到时隔多年居然能看到还有人记得这部美剧!
这版真心是我看过的所有超人故事里面最喜欢的一部!
简直就是我的白月光我的朱砂痣!
这版曾经有人直接翻译为《Lois and klark》,里面的Lois是我这么多年看到过的最棒的女记者!我至今还记得第一季第一集里面,Lois出场时候的那句“那是因为采访他(Lex)的人不是Lois Lane.”一瞬间那个勇敢、机智、自信的Lois形象就出来了!而且因为是电视剧的缘故所以还赋予了Lois很多女性独有的敏感和神经质!刻画的特别棒!
这大概是唯一一部讲Clark多过讲超人的电视。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这部剧的时候是小学,当时就觉得这个记者他怎么这么棒!温柔!包容!宽厚!还有一点儿孩子气!Lois你是不是瞎是不是瞎!你不要给我!这部剧对我的影响导致我到现在都接受不了《钢铁之躯》和超蝙大战里面的设定,总觉得大超缺少了灵魂一样……倒是《超人归来》虽然很多人都不喜欢,但我们我超级喜欢最后那段父子间的对话,我就觉得作为普通人的超人就该是这样的!而且布兰登真的好帅啊嘤嘤嘤但就是太害羞了……
这部剧选角的时候还有一个传闻来着,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可以姑且听一听。就是当时导演想挑选一个身高在6.2英尺以上(约1.88米)的男演员,当时有很多身高外形都符合的男演员参加了试镜,但是最终只有6英尺(约1米82)的Dean获得了这个角色。
这部剧在我看来最大的成功就是连配角都塑造的非常成功非常棒!
LEX的演员现在都百度不到他的资料,但是他把那个高智商、高情商、永远要让自己现在顶端、又傲慢又优雅的变态演绎的淋漓尽致!眼神里都是戏!
还有白·凯瑞的塑造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根深蒂固了!作为《星球日报》的总编,他是整个报社的灵魂,他对一个新闻媒体人的热爱和执念在无形中给Lois和Clark带来了非常巨大的影响,每个人都坚信只要他还在,《星球日报》就不会垮!是一个特别智者的存在。
当然,这部剧距离现在已经20多年了,纸媒的确是在没落,但并不代表媒体人就该随波逐流。《星球日报》在我的印象里一直是大都会乃至整个美国的良心,这导致我在周五晚上看超蝙大战的时候完全没办法接受那个白·凯瑞,那种感觉就好像心里面的净土被人玷污了一样……
还有吉米·欧森也很棒!他就像是我们大多数人,在工作的岗位上碌碌无为,得不到重视,但是他却总是用一种乐观积极的态度去生活,一次次地证明自己可以做的更好……而且前两集的黑发小哥真的超帅!但就是因为太帅了,被换掉了角色……
总之这部剧特别正能量!!!特别棒!!!首页吃我一发安利啊!!!B站有弹幕版!!!不会孤单的!!!搜《超人新冒险》就能看!!!